您好,欢迎访问《网购手机哪里好》 网站地图

服务热线

淘宝天猫旗舰店店铺

产品简介

 今天北大写给自主招生落榜生的一封信,让无数还在为高考而奋斗的同学觉得格外的温暖。

的确,每个夏天,高考都会成为年复一年的热门话题,而高校也会成为家长同学乃至整个社会吃瓜群众的社交必备话题。

然而狗哥却想在这里提醒一下各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在给子女物色高校、考虑学校专业排名、就业水平等因素的同时,也别忘记学校某些老师的rp问题。因为这一点可能直接关乎你的子女的人身安全是否有保障。

在这里,狗哥想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北京电影学院。

狗哥还想提到一个不太恰当的人——北京电影学院10级校友阿廖沙。

5.10日,10级的阿廖沙终于拿到了自己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本科结业证书。而在这一天,她借朋友的账号提起来了一件六年前的陈年往事。

从阿廖沙洋洋洒洒几页文字中,狗哥总结出来了以下比较精简的来龙去脉。

20119月,阿廖沙的大学老师吴老师,将其介绍给了朱正明,而后朱正明对阿廖沙进行了性侵行为。

而这位朱正明则是阿廖沙班主任朱炯的父亲。

阿廖沙的这位班主任也是有点来头,系导演贾樟柯的前妻。

事发之后阿廖沙选择了向同学和老师倾诉和求助,然而她非但没能得到帮助反而被同学奚落、被老师孤立。甚至有同学表示“朱炯他爸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怎么就她成天唧唧歪歪的”

(嗯,这句话虽然恶毒但也侧面揭露了某些老师和家属的无耻行为)

而阿廖沙也因为一直“小题大做”、“找麻烦”到最后连毕业证都没能顺利拿到,反而被朱炯诬陷她和毕业答辩导师有不正当关系。

阿廖沙微博一发出很快就得到了吃瓜群众的关注,并且还有许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跑去北京电影学院官方微博下面“讨说法”。

而在阿廖沙发文后的第九个小时,其母校北京电影学院在微博对这件事做出了回应:“该生有抑郁症”。

有自己的校友揭露了自己学校老师的不耻行为,学校就说校友“有病”,北京电影学院这种“护犊子”的行为也真是让狗哥敬佩。

当然,北京电影学院官方微博也很快删除了这条不负责任的微博,并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又发了一条微博。

而对于此事涉及到的系主任的回应也是让狗哥觉得醉醉的。

“炒作”?呵呵!狗哥作为一个24k纯天然女孩子,可以拍着胸脯说,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会选择用自己的清白来炒作!

况且,这样炒作阿廖沙同学又会获得什么好处?甚至她都不是用自己的个人微博号发布的消息。

当然,系主任这种说法也并不是空穴来风,虽然阿廖沙发布这样的消息不是炒作。但是借着阿廖沙事件炒作自己的人也的确是有的。

昨晚一个微博名为“北电摄系11级毕业生”的微博号发文证实了阿廖沙的遭遇,同时还爆出了自己在北京电影学院的一段糟糕经历。

在文中,这位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但留了手机号的w同学称自己毕业前夕毕业证被系主任吴毅,也就是阿廖沙事件中拉皮条的吴老师扣在手里,并通过电话向w同学要20万“跑腿费”。

当大家再一次被北电吴老师的恶行震惊之后有人发现,这位北电11级摄影系毕业生的头像为10级管理系同学。

而她在文中所说的事情经过,也和知乎上以为名为“魏艾迪”的答主之前的回答如出一辙。

这位知乎答主“魏艾迪”也在经过网友提醒以后,在微博发布了声明表示11摄系只有一个w同学,而微博上的那位只是博同情蹭热度的。同时她再一次证明了北电11级摄系毕业生所提到的阿廖沙遭性侵部分基本属实。

然而就当我认为可以安安静静等事情冷却、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并惩治“坏老师”的时候。阿廖沙更多的同学也加入了蹭热度大车上。

but他们发文并不是来支持阿廖沙的,就像阿廖沙在微博中说的,她的同学们对于这件事的态度也是real迷。

文中,这个班的同学大夸特夸了他们的班主任,阿廖沙性侵事件的涉事老师朱炯。

其次他们表示,朱正明有没有对阿廖沙进行性侵他们不清楚也不想清楚,但是他们不允许有网络暴力攻击到他们的班主任。

狗哥看到这里,砸电脑扯网线的心都有了。我说同学们,你连事情都没搞清楚单单凭借着你们班主任当年对你很好就能让她开脱了?

但是转念一想,似乎阿廖沙同学这样的态度也没毛病,毕竟六年前当性侵刚刚发生的时候,阿廖沙的这群同班同学也都是这样的死样子。所以他们同学这个联合声明似乎再一次侧面证实了阿廖沙真的没有在说谎。

事情到此,似乎已经大概清楚明白了。10级的阿廖沙同学因为私人原因罹患抑郁症被北京电影学院休学,待康复后却因为不能开出相关证明,而不能顺利复学。之后被系主任吴毅拉皮条到朱正明家,才有了这样的遭遇。即使六年以后的今天,也只有狗哥这样的小网民愿意相信她说的话,却也无济于事。

就像阿廖沙的朋友宋泽尘所说,六年前阿廖沙报警被警察说因证据不足,六年过去了,当年没有的证据现在也依然没有。

宋泽尘也在微博中提到,自己选择把事情再一次提出来,为的就是给大家提个醒。而狗哥之所以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总结出来发在这里,也是为了给大家敲响警钟,告诉大家某些“知识分子”下作起来真的不会输给“屠狗辈”。

最后狗哥希望二十几天后的高考每个考生都有所收获,五十多天以后的报考高校每个毕业生都能如愿以偿。当然,最重要的,希望你们的新学校没有阿廖沙,没有吴毅,没有朱炯更没有朱正明。
来源:搜狐网 日期:
2017-05-13

【查看更多】

其它产品